【劍三】人生如夢-1 (蒼毒、藏策、蒼策\策蒼)(試寫)

-文筆略渣,試著寫寫看,最近渣劍三渣到自開坑了,家毒好美#口水 可惜他的真愛是大師.... 雖然我的真愛是軍爺  但都蹲不到!!誰來告訴我軍爺和大師有這麼難蹲嘛!#流淚  只好買外觀兩人自玩炸無間了..... #流淚


-----


「雁門關雪化之日,便是我歸家之時。」

「我天策府弟子,誓死守衛我大唐山河,不讓外敵有機可乘!」

「哪時你回來,來趟苗疆,為你介紹我們苗疆的美好光景。這生死蠱便給你了,希望別有用上的那一天。」

「其實這山河,我看的不重,只願你平安歸來,我在那藏劍山莊等著你。」

「或許我給不了你承諾...

【全職高手】不滿足

  • 有些自己的設定,請見諒

  • 所有戰隊裡最愛義斬了!!!


  一開始,只是靜靜的看著、注視著站在頂點的那些人。曾經默默希冀能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卻是不敢,在技術、反應他們擁有的都不成熟,所以默默在下面看著,為自己愛的選手加油。

  可是這樣不滿足。

  慾望一年又一年的增長,想成為選手,想站上頂端,想和他們切磋,想讓他們知道其實我們不輸給他們。

  熱情、金錢我們都不會輸給職業戰隊,缺的是經驗、是技術還有時間。

  「在繼承家業前,我們一起瘋一場如何?」

  憑著對榮耀的喜愛,在第九賽季創隊,或許很多人在一開始對他們的想法不算好,認為他們只是想玩玩而已。

  ...

【長安幻夜】猶記殘景

  • 和放在LOFTER上的其它文有關><

  • 時間點在漫畫版完結之後

  • 由別人的觀點去看金吾衛


  日月交替,不曾間斷,也無變化。然而,當年長安誰人能憶起全景?

  猶記得些許繁華、熱鬧、嬉笑的日子,這般殘景還能記得多久,還有多少的時光能回憶那不全的記憶?

  事隔十餘年了……下筆時仍無法釋懷那幾年所發生的事情,當初雖事菲人之所願,卻是誰都未想到,結果會是如此的……悲涼,如果早先知道是否就能改變?如果阿、如果……終究只是如果、只是奢望,至今一切已無法挽回。

  他一名任職於刑部文官,毫不起眼,卻是唯一注視著金吾衛生存至最後的文官。其實他明白,明白那群善武的兄弟一...

【原創】機鎧--番外、二二七三

      番外、二二七三


  那一年冬末機鎧和人工智慧脫離武裝聯盟,另行成立機械聯盟,脫離、創立都在短短一年之中完成,沒有事先計畫一切都只是被政府逼迫而成,在處理不需要的棋子上政府的行動十分俐落,這件事情若是發生在其他聯盟的話,他們都無法如此決絕,只有崇尚武力,不屑無用道具的武裝聯盟能不帶一絲情感的下手,況且從一開始高層就沒把那些當作是『人』,那是『工具』。

  二二七三在很多人眼裡不過是平凡的一年沒有任何特殊性質,頂多是和平時期的其中一年。

  然而對於機械聯盟來說那是個很複雜、很複雜的一年,對於那年聯盟的人憤怒卻又興奮,在一年中他們損失無數同伴,換取到一直渴望的自由...

all pass......

找到實驗室收留自己

多參加比賽

考證照

【原創】窟

  • 之前寫的一篇文章,沒進決審有點可惜...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個人很喜歡這樣的題材~

  搶劫、竊盜、欺騙,在窟作任何事都不犯法,這裏的規則和地面上的城不一樣。窟,是城的人對於城底下的稱呼,他們由衷希望窟趕快消失。

  跑、跑、跑!

  不能停在這裡,被抓到就完蛋了,我還想回到城啊!

  骯髒的巷子,意外乾淨得少年慌亂的逃著,後方是比他還矮小的女孩,少年不敢回頭他怕一轉頭就因為害怕再也跑不動,女孩在他心中等同於洪水野獸一般的存在,因為她是窟的人。

  『仇視一切關於城的人、事、物。』這是每個生存於窟的人時時刻刻記著的規則,也是唯幾條讓所有人皆認同的規則之一。出生決定一...

【原創】機鎧--貳、參戰

  • 期考後再來努力趕稿....被CCNA搞到累死......

  • 發一下存稿給大家看,肆到現在還用不出來.....希望考完能順利碼出來...


      

      貳、參戰


    機械聯盟

  男人的黑髮已有些斑白,歲月在臉上留下深刻的痕跡,他露出少見的放鬆的情緒看著下方訓練中的新兵,其中有四個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所有的人都知道倫特是和亞蒙一起經歷過聯盟開創戰爭的老一輩,卻很少有人知道他和他是同一個實驗室出來的。當時的倫特並沒有現在這樣子的強大,他的能力發展速度在同期生中只不過算是中等,所以當他知道後期的新生中有四個人能力強大並且彼此又是摯友時,他忌妒過,只...

【浸食】我將為你送葬 (精神污染30題)

無CP走向

精神污染30題、20 我將為你送葬

------

【ELY、紅茶】


  『假如你死了,我會幫你和你妻子埋葬在一起的。』男人叼著菸,靠在窗邊帶著笑意說著。

  『不用你麻煩。依照個性,你會比我還早死的。』皺著眉頭淺褐色頭髮的男子淡淡的回應,對於男人的話不以為意。

  『這可難說了。說不定你那一板一眼的個性,會害你早早就失去重要的東西以及性命。』叼著菸的男人聳肩,說出口的話讓男子聽起來有些刺耳。

  『廢話一堆。』不想與他繼續話題的男子,轉身離開窗邊:『今天的調查還沒結束,還不快點繼續。』

  『是、是。』抓起原本丟在一旁的外套,跟著男子離開原地。

  誰也沒有想到他...

【全職高手】關於FB的腦洞【多CP】

引用  @薛丁格的貓 

試作四則墨漪寫的全職FB對話

圖片感謝貓田製作,沒有圖片的一律用無法顯示圖片的圖替代

純粹試作,如果有空閒在把剩下三則做出來><

【隨筆】3.15一些小段子

隨手寫下的

沒有任何關連以及上下文

就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東西罷了

還有一個是大綱,應該看不出來我在幹嘛....

某個被我抓著校稿得不算在內

-----


你還會回來嗎?

也許會、也許不會,說不準阿。


男人叼著菸,沒有為難對方。不發一語,只是安靜的看,看跪在他面前那對狗男女。

「滾出去。」心累了。

一個是他的摯愛、一個是他生死共與的兄弟。

此時此刻他不想再多說甚麼了,從未有過的疲憊感湧上。


女孩殺了少年,取下眼睛放在福馬林中,把其餘部分通通燒成灰裝進香包中。

「你只能看著我,永永遠遠看著我一個人。」


食物、食物、是食物啊!...

1 / 3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