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機鎧--番外、二二七三

      番外、二二七三

 

  那一年冬末機鎧和人工智慧脫離武裝聯盟,另行成立機械聯盟,脫離、創立都在短短一年之中完成,沒有事先計畫一切都只是被政府逼迫而成,在處理不需要的棋子上政府的行動十分俐落,這件事情若是發生在其他聯盟的話,他們都無法如此決絕,只有崇尚武力,不屑無用道具的武裝聯盟能不帶一絲情感的下手,況且從一開始高層就沒把那些當作是『人』,那是『工具』。

  二二七三在很多人眼裡不過是平凡的一年沒有任何特殊性質,頂多是和平時期的其中一年。

  然而對於機械聯盟來說那是個很複雜、很複雜的一年,對於那年聯盟的人憤怒卻又興奮,在一年中他們損失無數同伴,換取到一直渴望的自由,聯盟對二二七三的情感是複雜的,每個聯盟人看待那年的心情都不同,卻都有著感嘆,感嘆著親人、好友、摯愛不能的到想要的自由,為那些早逝的生命感到不甘。

  初春象徵著新生,是一年裡滿含希望的節氣。

  【密告:三月行動。】

  對於機鎧和人工智慧卻是滅亡的開始,悲劇在三月開幕,第一次武裝聯盟對內清除無用『工具』就是在三月,鴿派收到密令後在三月份和政府在鷹派的臥底裡應外合,對薩利亞作攻殲行動,目的只有一個:全滅鷹派。

  薩利亞(SALIA),位於首都南方六十公里處,是武裝聯盟重要據點之一,為鷹派領地其本部即設立於那裡。處於和平期間的薩利亞平靜祥和到完全不像軍事基地,反倒像是一般的城市,只不過在街上走動的『人』有些不同罷了。在這裡少有一般的人,多半是機鎧和人工智慧那些很多城市都不接受的『異類』,餘下的是因為戰爭而被拋棄的孩子們,仇視『異類』觀念沒有生成的他們是少數能接受在薩利亞生活的普通人。

  其實一開始大家都曾想過和平共存,不過人那根深柢固的觀念讓一切成為不可能。

  「陳!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會議室門口一名男子被旁人抓住著以防他衝上去打人,被架住的男子怒視著對方。

  「當然知道。那種玩意兒純粹只是工具,你想要聽幾次我都可以說給你聽,不過你也要聽得下去才行。阿,我都忘了你也是工具的一員,我還跟你說這些,真是抱歉阿,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會讓你活到最後一刻的。你可要好好看完我們把工具處理掉才能死亡。」被瞪視的人微笑面對,吐出帶有鄙視意味的話語刺激男子,男子奮力掙扎旁人的手,想衝上前揍人。

  「還有我的官階在你之上,下次記得稱呼我為:『上校』。以下犯上的工具,再見啦。」完全不畏懼對方,還微微彎腰把臉湊過去,微笑在對方面前說著更會激怒他的話,說完後才轉身離開。

  「混蛋!」掙脫不開別人的手,只得眼睜睜的看那人離去「你為什麼要阻止我!那種傢伙鄙視我們,你何必保護他,讓我痛快的湊他一拳不是很好!」無法對陳發洩怒氣轉而發洩在旁邊的人身上,明明對方和自己同樣是機鎧,卻阻止自己對陳動手。

  「冷靜一點。菲爾就算你逞一時之快打了他,但是你有想過後果嗎?一個少校出手毆打上校會有什麼後果,軍隊訓誡你讀的還不夠熟嗎?況且你是機鎧,他是無改造人類,媒體又會利用這點搞出多少風波,看了兩年的類似報導別跟我說你不清楚。雖然直白是你為數不多的優點,但是很多事情還是要三思而行阿。」

  「可是蒙亞我們就只能這樣忍氣吞聲嗎?」想明白蒙亞話中的意義,把拳頭越握越緊,指甲嵌入手掌幾絲殷紅從傷口流出,大口的深呼吸,似乎這樣就能稍微平息怒火。

  「不會只有忍氣吞聲。」蒙亞盯著菲爾堅定的反駁,那雙黑色的眼睛突然燃起希望緊緊盯著自己,嘆了口氣湊近菲爾的耳旁「回基地在說。」他相信今天若是不解釋清楚,對方是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

 

  喀。門被打開,昏暗的房間有了一絲的光線,瞬間又恢復黑暗。

  咻——。離手的飛鏢刺在牆上的照片上,十幾隻的飛鏢插在雷德爾的照片上

  「上頭到底哪時候要行動?我都快等不下去了。」沙發上的人拿著飛鏢往牆上的雷德爾射去,像剛進來的陳表達他的不耐。

  進了房間陳先把領帶扯鬆,不管穿了多少次正裝,他還是認為繁瑣的戰鬥服更為自在一些。

  「快了,威廉在忍耐一下吧,快要可以把那些不聽命令的工具給除掉。」陳和威廉一樣都是屬於極度厭惡機鎧的人,完全看不起依靠外力得到榮耀的工具。

  「終於可以除掉雷德爾,只要想到這件事情就覺得好興奮。這一次我會讓他知道真正的槍手是不需要依靠外力的!依靠外力的狙擊手在失去他就自豪的眼睛不知道會露出怎麼樣害怕的眼神,想到就覺得興奮。」伸出舌頭舔了下乾澀的嘴唇,起身走到雷德爾的相片前面,把手上的飛鏢狠狠的釘到牆上在拔出扔在一旁,臉貼到牆上緊盯著相片,手輕撫著照片同時把飛鏢一一拔出。

  拔完飛鏢,掌化為指用力刮著照片,發出刺耳的聲音,威廉顯得十分亢奮。

  雷德爾、雷德爾,這次絕對要讓你生不如死!依靠那隻機械化眼睛和右手獲得第一槍手稱號,被所有人捧上天,那明明都是屬於我的啊!

  沉默的觀看威廉發病,他對雷德爾偏執道一個沒人想了解的境界,大家都知道當威廉發病時記得保持沉默,不然會很麻煩的。

  像是——。

  碰!門被大力推開,來者有一位十分不會看現場情況。

  「喲!陳、威廉你們都在這啊!」少年瞇著眼快速的掃了一下房間內部,靠著門外的光線分辨有誰在裡頭,打完招呼後自顧自的尋找電燈開關。

  啪!燈被打開的瞬間,陳和威廉慣性的瞇起眼睛。

  「阿——!威廉你又在對雷德爾的照片……」少年話還沒說完就被怒火功新的威廉硬壓到地板上去,頭撞到地板還像是沒事的少年繼續說道:「幹嘛阿,大家都知道你還想隱藏,早就來不及了。」

  一拉、一摔。威廉就這樣被矮他一顆頭的少年扔了出去。

  「里歐找死啊!」從地上爬起來的威廉對著少年怒吼,拔出手槍對上竄下逃的少年開槍。

  里歐這個樣子,非常典型的惹事生非。

  「長官,要開始行動了嗎?」無視在打打鬧鬧的兩個人,轉頭看向他家上司,在崇拜的人面前陳收起一向囂張的氣燄,假裝正經。

  「明天下午三點準時行動,勢必要全部殲滅。」

  「是!」回答、敬禮。心裡想著這次絕對要給菲爾好看,絕對把人留到最後折磨,還要做好表現給長官看,不能讓他失望!

  至於那兩個人……還是等他們打完在說好了。

 

    ***

 

  「檢查師,昨天的例行檢查有出現什麼狀況嗎?」蒙亞非常看重每年為期一周的例行檢查,每年檢查、維修都在這個時期完成,這個時間點不能出現任何意外。

  「除了有些人的機械零件生鏽需要更換外,其他都沒什麼大礙。」檢查師把昨天所有的檢查紀錄交給蒙亞,順道簡單說明狀況。

  「謝謝。」接過報告放置在桌面,接著說道:「今天要繼續麻煩你了。」

  「不用道謝,能為蒙亞大人和這個基地奉獻心力這是我的榮幸,不需要這麼客氣。」檢查師慌亂的回應,被大人道謝這是他連想都不敢想的。

  「大人我先離開了,今天要繼續去檢查。」深呼吸幾口想要平息自己的情緒,還是有些慌張的道別蒙亞,在出房門那刻還差點拐到自己的腳,耳根變得有些赤紅。

  關上門,在門外平息自己的心情,好一陣子才動身走向檢查室。

  「嘿好久不見啦!我今天是第一個!」菲爾舉起手中填寫好的檢查表向檢查師揮了揮。

  「菲爾大人來這邊躺下吧,我來幫你看看有沒有零件生鏽或損壞。」檢查師把等會兒需要用到的工具整理好放在鐵盤上面,示意菲爾躺在床上,在檢查前需要做麻醉,因為機械和神經纖維是黏合在一塊的,直接拆零件檢查會疼痛。

  麻醉針發作效用前,菲爾好像發現了什麼,眼神帶有憤怒和詫異。

  背叛來的毫無預警。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做了五年的檢查師沒有一個人對他產生懷疑,讓他順利完成任務,在麻醉中加入會讓人快速昏睡的GHB,使得菲爾失去行動能力,做了這件事情的檢查師一直喃喃自語著。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是我的錯,誰讓你們和我們不是同類,一切都是你們的錯,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出現,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把你們創造出來。」一直說著能夠說服自己的話語,試圖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對我做的事是合理的,讓機鎧消失就不會有戰爭。

  薩利亞上空,數架戰鬥機徘迴等待著開戰命令。

  「地上通訊頻道二一七是否接通。」冰冷的電子合成音在戰鬥機內響起。

  陳按下街通按鈕,希望是可以開戰的消息,他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陳大人,我照你的命令做了!這樣機鎧就會消失,世界上就不會有戰爭了對吧?』

  「你做得很好,現在在那邊好好待著,等我們把機鎧消滅。」接著就輪到你了。人類的劣根性阿,只不過是一點點的暗示加上一些利誘原本忠誠的人也會背叛,背叛者留不得。

  切斷通訊,陳在通訊面板上輸入身份、密碼和這次參與襲擊的通訊頻道,發佈全體廣播。

  「讓我們開始這場殲滅盛典吧!」

  戰鬥機一架架開始俯衝,靠近鷹派時投下炸彈,地面上潛藏的部隊也開始行動,跟著轟炸的煙霧前入,開始單方面屠殺。

  轟!轟!轟!建築被炸得坑坑洞洞,裡面的人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是發生了什麼,而逃出建築的人死在威廉和里歐所帶領的部隊手下,沒逃出來的在戰鬥機的轟炸下也只剩一些人還活著。

  「雷德爾!你去找菲爾的位置。諾里!你帶著小孩和老者從地道逃跑。倫特!和我一起殺出一條道路吧!」蒙亞快速的佈置所有人的任務,力求在這場襲擊中讓更多人存活。

  「可惡!居然挑在這一天。」雷德爾拿著槍在基地裡尋找菲爾的蹤跡,這次鴿派的行動似乎早有預謀,到底是誰做了背叛者。

  咻——。偷襲者的行動讓雷德爾反應不及,子彈貫穿雷德爾的右手,藉著破碎的建築殘骸躲避著接下來的掃射。

  「別想躲開!」威廉不耐煩的扔掉機關鎗,換了火箭筒直接朝著雷德爾躲避的地方射擊,強大的後座力讓威廉的肩關節錯位。

  「嘖、後勁還真強,這會總該解決掉了吧。」雖然有些疼痛,但只想到處理掉雷德爾這完全不算什麼,可惜不能慢慢的折磨他,真的是太可惜了。

  身邊有一到黑影衝出,衝向剛剛火箭射出的地方。

  「他可是還活著喔,威廉你太大意了。」里歐拖著脖子上插了把匕首的雷德爾,把人扔給威廉後說:「他可是還撐著一口氣拿槍瞄準了你,下次記得要確認敵人死了才可以放鬆。」

  「……囉嗦,我太開心了阿,就忘了要做確認。」真的是很開心呢,一直以來的阻礙就這樣輕輕鬆鬆的除掉了,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把匕首抽出,血液從傷口冉冉流出,威廉用匕首把機械的右眼從雷德爾身上挖出來,放入上衣的口袋中,匕首移到雷德爾的右手,進行分割,這些是屬於他的戰利品,要好好的保存起來。阿、阿,該用什麼樣的櫃子來裝才好呢?

  「變態。快點收拾好,上頭說了要連地道一起檢查,防止有人從那裏逃出去。」催促威廉的行動,他們還要趕去地道那裡,如果有人一律殺無赦。

  「好了。」把雷德爾的右手和槍械放在同個袋子裡面,背起袋子和里歐趕往地道。

 

    ***

 

  這場襲擊持續了兩個小時,陳在最後也沒有抓到菲爾進行折磨,畢竟倫特和蒙亞太過難纏了,菲爾在麻醉消失後解決了檢查師,他在心中慶幸著還好藥劑下的不重。這場襲擊結束於基地自爆,沒有人知道是誰啟動了自爆機關,除了在外面戰鬥的,其餘都死在基地爆炸之中。

  倫特和蒙亞各帶領一批人分不同的方向逃出,藉著爆炸產生的煙霧躲避鴿派的追殺,約定了在未來機械聯盟的領地集合。

  諾里帶的那批人,沒有成功逃出,老人和孩子在速度上的拖累,導致在沒走出地道前就被威廉和里歐的部隊殲滅於地道內。

  陳在最後收拾戰場時,發現一具焦黑的屍體,機械化的部分和菲爾一模一樣,做了基因比對後確定了那具屍體就是菲爾沒錯,陳把屍體樹立在薩利亞的城門口,派人顧著,做對逃出的機鎧示威的標竿。

  倫特和蒙亞在襲擊的十天後重新聚到一起,等了五天也沒等到其他人逃出來的消息,只等到菲爾屍體被立在城門口的消息,所有人差點沒跑回去再發起戰爭,幸好倫特和蒙亞制止了所有人。

  政府除掉機鎧所有的榮耀,把汙名冠到他們身上,曾經的英雄變成人人厭惡的叛國賊,祖國的不認同使得逃出的人絕了回去的希望,跟著倫特和蒙亞另建家園。

  為了復仇活下去,成了支撐所有人的力量。



                           FIN。


评论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