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食】開始之前

  • 舊文再來一發。

  • 浸食超愛ELY的!!



      【 悲情的傭兵

        即使為國捐軀

        也無法將名字載入史冊 】


  「ELY,新的任務。」一份資料被放到男人的面前。
  「我看看,神之誡?居然會是那種東西,上頭決定把我當成棄子了嗎?」男人翻看資料時的笑容直到翻看完也未改變,即使是要去探查那種東西也不影響男人的心情。
  「嘿,上頭的心思可不好去猜測阿。」
  「也是啦,上頭不是之後還要和禪邦簽定啥協議嗎?」收起資料,男人擋在墨鏡後的眼閃過一絲的不明情緒,抽出口袋中的菸「有火嗎?」
  「接著。」
  「謝啦!」
  呼--。男人抽著菸,笑著看向一副欲言又止的同伴。「還有事嗎?」
  「神之誡,你知道多少?五年前「西貢海盜」的倖存者--ELY。」壓下情緒,低沉的問題逼向一直笑著的男人。
   「還有人記得阿.....」男人沉默一會,再度開口「五年前,203個同期兄弟,因為「神之誡」全部都......血液燃至沸點而死。沒有親身經歷過的 人是永遠也想向不出那種地獄般的景象。」男人似乎不想再繼續這一個話題,叼著菸走出了房間,帶著資料走離的SODOM的軍部基地。
  閉起眼,五年前的殘酷依然清晰可見。




  五年前,一切的一切開始於E區被禪邦轟炸後,生化武器「神之誡」在那時研發出來了。
  『ELY!』青年的同伴壓上正在發呆的青年。
  『嗯?』還沉浸在教官死亡消息的青年,心情低沉的回應同伴。
  『不是吧?你剛剛都沒在聽嗎?』對於青年還沒有動作的大腦,青年的同伴無奈的重覆剛才所宣佈的命令『幾天之後,將是我們對上聯盟軍的時候,終於可以為教官報仇了!這次要讓他們知道「西貢海盜」可不好惹!大家說是吧!』
  『『是啊!』』
  『我們「西貢海盜」可不是膽小鬼!』
  青年看著同期的兄弟們,低沉的心也有了些激動。吳,等著,我向聯盟軍報仇完了之後,就去找你了。





  【 我對你的愛,是我生命中的沸點。 】




  現在身體裡燃燒的到底是甚麼呢?像是在火焰的地獄一樣,全身彷彿快被燒成灰燼了......




  『西貢海盜!聽令,衝鋒!』
  『報告,聯盟軍狀況似乎有些問題!』
  『嗚啊啊啊啊!好痛啊!』
  『是生化武器!快逃啊!啊啊啊啊!』
  中了生化武器的軍人,無力去抵抗接下來聯盟軍的轟炸,即使有少部分沒有死於轟炸之下,也處於生化武器的折騰之中。
  『堅持住啊!援軍就快要到了!拜託......堅持下去阿......』青年支撐著充斥著斑紋的身軀,流著淚懇求著還有些意識的同伴。『再......堅持下......』
  無力再支撐的青年,倒在人間煉獄般的戰場,戰場上充滿了被單方面屠殺的死驅,而這些有一半以上都才剛剛軍校結業......




  青年再次清醒後,是援軍的到來『其他的人呢?我的戰友們......』緊抓著援軍的袖子,懷著一絲希望激動的詢問著。
  『請節哀......』絕望再次淹沒青年。




  之後發現真相是在醫院的電視中,曾經以為已經死亡的戀人出現在銀幕之上,殘酷的真相,青年一下子無法接受。
  【 我以為我對他的愛就是我的全部,我的戰友們全部犧牲在這個人所製造的病毒之中,因血液沸騰而死。 】
  【 付出與生命等價的愛其實沒有人能做得到。 】
  【 如果不到死亡的那一刻,又有誰知道何時才是生命的沸點!? 】




  睜開眼,現在距離那件事情已經五年了,男人換個方向前行。
  「先生,你又來了,還是一樣對吧?」花店的姑娘向男人親切的打招呼。
  「麻煩你了。」
  接過花束,男人帶著笑容走出花店,墨鏡很好的幫男人擋住了眼中翻騰的情緒,依然笑著的他走向戰友們居住的,墓園。




  『為甚麼!為甚麼不把他們帶回來!你說啊!』
  『他們身上有」神之誡」的感染體。』
  『那為甚麼我卻可以回來!204個人之中為甚麼獨獨把我帶回來!』
  『我們認為你身上有抗體。』
  『哈哈哈哈哈--居然只是為了這個原因,那203個人連屍體你們也不願帶回來!』
  『請見諒......』



  漸漸地開始下起雨了,站在墓碑前的男人沒有離開的跡象。
  良久,男人開口了。
  「放心吧,我會為你們還有我找好陪葬的,既然他們不願意,那我就讓所有人和我們一樣。」
  「但是,請原諒我......無法親手終結那個人......」
  「原諒我......」






  〔呵呵......你現在......也一定感覺得了這種滋味......太陽落山了,不跟我一起做睡前的祈禱嗎?在這座死亡之城!〕
  電話中是誰的聲音?





  【 我對你的愛,是我生命中的沸點。 】




  吳,我死後你是否會用你剩下屬於人類時期的你,記錄下曾經有過的一個戀人呢?
  啊啊,該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评论
热度(3)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