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幻夜】憶帝京

  • 憶帝京

  • 舊文

 

    【 薄衾小枕涼天氣,乍覺別離滋味。

      輾轉數寒更,起了還重睡。

      畢竟不成眠,一夜長加歲。    】

 

  秋日午後,眾人皆知,曾經的金吾衛首領——八重雪於市集斬首,決定此事的是復位的北將軍。然眾人未知的是,當夜皇帝所在的宮殿整夜未熄燈。

  夜半,寂靜無聲,燭火未熄。

  「八重阿,朕真沒想到,原來你所帶給朕的影響已超出朕所想的範疇。」映著燭光的酒水在搖晃中,模糊的映出皇帝的容貌,有些不知名的情緒在沉澱著。

  輾轉反側卻無法入眠的男人坐在燭火旁,身為九五之尊卻自行斟酒於桌上的兩個酒杯,他似乎正面對著一個人,舉酒、飲下。

  「朕是不是不該放任司馬上位,而讓你做了世人認為的罪人。可是為何朕卻不後悔?是已無心?」

  「或許當時自以為把心給了韋紫或是你,而那卻是個謬論,因為朕早已無心。」嘲笑般的笑容,大口地灌下手中的酒,露出微微的失落感,是在為誰而失落?

  韋紫、八重、或是皇帝自己?

 

    【 也擬把、卻回征轡。又爭奈、已成行計。 

      萬種思量。多方開解。只恁寂寞厭厭地。

      繫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       】

 

  當年誰與誰在關外一同征戰?

  當年誰和誰許下一生的承諾?

  而如今,生死相離。

  被留下的那個人,已經心死,餘下的殘年自甘墮落,而最終原應兩人攜手共守的國家消失於世上,只留下殘缺紀錄於史書之中。

  到底是誰負了誰?這問題隨著人死,塵歸塵、土歸土,不再有人去探索了。

  猶記得有個人說過一句話,被另一個人牢記在心中。

 

 

 

 

 

 

 

 

 

 

  「人一生只有一次的緣分能夠相遇、相惜,最後不管愛或不愛,都不會再見面了。」


评论(5)
热度(3)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