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幻夜】江南春

  • 看寇準的江南春突然很想寫萬安和橘這一對

  • 極短篇,妄想,請見諒><

  • 感覺有點OOC....



  『  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遠,斜日杏花飛。

        江南春盡離腸斷,蘋滿汀洲人未歸。  』


  面對海小小的小小的、平凡的、沒有任何特別的漁村,面海背山,滿山的植被,有杏樹、柳樹、桃樹、石榴樹、茶樹眾多多年生草本植物。漁民們日出而行、日落而息,每天都過著規律的生活,雖然一成不變,人們卻能安居樂業。如此的生活,就如同人民傳頌的桃花源般,令人嚮往。

  「姑娘!你上次說要的東西已經到了!」

  蹲在田中的女子頂著黑髮纏成的髻,身著素雅的顏色,秀美的臉,禮貌、柔和的身段,這樣的人兒世間少有。

  「李大哥謝謝你。」輕柔的聲音,女子看著幫她拿東西過來的人微笑。

  「不過是一點小事罷了,不用道謝啦!」搔搔頭,有些黑的臉上看不出害羞得微紅「東西俺就給你放這了,俺還要幫別人送東西就不多聊了,下次有需要還可以叫俺的。」男人把東西放在木屋旁的小桌子上,和女子打個招呼就離開。

  女子停下正在進行的工作,起身走向那個小桌子,她想看看她定的物品。

  掀開箱上的布,數顆通紅的蘋果在其中,那紅如同那年夏末的太陽,亮眼的刺人.....。

  "公主!那人又在看您了,果真是公主太美了,奴婢認為阿那人被殿下給迷得不清呢。"婢女輕笑幾聲,輕點了在聚會上一直用餘光看向這裡的男人,仿佛怕被發現似的用手帕遮住嘴角,卻檔不了眼角的笑意。

  "休得胡言。那人也算是一員大將,小心你的胡言亂語被聽見,下場如何我可不能保證。"那人她認識卻不曾交談過,只知道他是金吾衛的一員,幾年了,在這種聚會上他從不曾消失,雖然聽說過那人嗜酒如命,但是明明一副不喜交際。

  "是......。"婢女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是在公主的眼神下噤聲。

  猶記得一些瑣碎的事情,關於那人、關於自己。卻是回不到當初那個樣子,那時冠在他們身上的虛名頭銜,早在換人當王的那個時刻,灰飛煙滅。

  "公主請您先行離去,由我來斷後。"右眼被眼罩遮蔽的男子急切的聲音出現在耳邊。

  頭一次,那人與她面對面交談;頭一次,她看不到那人一貫的笑容以及時常叼著的煙斗;頭一次,她腦中居然出現不該有的想法;頭一次,她想叫人逃走......。

  "我明白了,接下來靠你了。"那樣的想法再出現的那一刻,理智硬生生的把那一絲不可能掐斷。叫身為護衛的人逃走,那是對他的不信任以及看輕。

  其實很想問那人到底為何甘願犧牲自己,若是情阿、愛阿,這種東西那麼還真是少見,尤其是在吃人不吐骨頭的朝廷中,這種人可謂絕跡。但是打從那年夏末的叛亂之後,這問題永遠無解。

  把布輕輕的蓋上,把回憶再度埋藏,過去即是過去了,在如何回憶都無法彌補遺憾,活著的人只能帶著過往繼續走下去,直到最後的最後。


『江南春盡離腸斷,蘋滿汀洲人未歸。』


-------------------------以上是BE,要看HE請下拉----------------------




  江南春的結局是一方無法歸來,屬於她的結局卻不全然一樣。

  畢竟,隔年夏末,她外出時在河邊拾回了一個人,應是搬不動男人的她不知哪來的力氣把男人給帶了回去,儘管弄了一身泥濘,卻也無所謂。在妄想實現、再見到男人的那刻,任何的形容詞都不足以說明她的心情,就算失憶又如何,能活著在見面就是上天給他倆唯一的幸福。

  前一年的夏末是絕望。隔年的夏末卻是慶幸。頭一次,她想感謝上天把他還回來。


  「我回來了!」「橘,歡迎回來。」

评论
热度(3)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