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神】夢-01

  • 和攸嵐自得玩接龍接出來的文,不一定有完結的時候

  • 一切都只是忘想


  在奧林匹斯神系三代還未來到冥界時,在那裏的只有尼克斯神系。那個時候死神和睡神作為雙子神的他們還沒有分別擁有神殿,是一起在同一個神殿中生活著。

  金色的毛團子裹著棉被在床上呼呼大睡,銀色的毛團子在床邊晃過來又晃過去,猶豫著要不要把人吵起來。

  看著那睡得香甜的金毛團子,臉上還有因久睡印上的紅,根本沒猶豫多久,就忍不住伸手用力捏了幾下。「希帕斯~希帕斯~快醒來啦!」

  見金毛團子只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並沒有醒來,更加用力的晃著他小小的身子。

  被晃得有點煩,拿起抱著的枕頭砸上銀毛團子的臉「吵......塔尼,安靜......。」作完動作翻身又往棉被裡鑽去,只露出一些些金髮在棉被外面。

  金毛團子安詳的繼續作著美夢,完全不理會被他用枕頭砸到跌坐在地的銀毛團子。

  「嗚…」丟開枕頭,對於這樣的回應方式感到十分不滿。

  起身往後退幾步,又迅速的往前衝,撲在金毛團子身上,「我叫你起來了!到底想睡多久?」微鼓的面頰因為生氣些微的泛紅,兩手努力地想把被子扯開。

  「唔!」被突如其來的銀毛團子重壓,不禁發出一聲痛呼。

  和對方扯著身上的棉被,很想要繼續睡下去,但是身上的人不允許他這個動作。「我不要起來,外面很無聊,還是睡覺比較實在些。」微微睜開眼和對方對看,努力的想奪回被子的掌控權,互相爭奪中的團子們沒有聽見那細微的聲音,似乎是從棉被內部傳來的。

  「我才不管!」執拗地爭搶著,「嘶」的一聲,被子竟應聲而裂開成兩半,大量的羽毛從中飛出,反而因為這個突發狀況怔愣在場。

  糟糕了。片片羽毛飄落的當下,心中只有三個字浮現。

  「塔尼,這件事情交給你去和母神報告了。」雙手搭在銀毛團子肩上,想把一切後續的責任推給對方。

  「啊?什麼呀!我才不要。」聽見對方想推卸責任的語氣,立刻拒絕,並打量著毀壞不堪的被子,扯了過來就往床底下塞,看著空蕩蕩的床舖才又小小聲地詢問,「希帕斯……母神,只給我們一件被子嗎?」

  「是的......被子只有一條,好像是說雙子神彼此要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所以只給了我們一條被子。」縮在床上,看著塔尼把被子塞到床底下去。「這次我們完蛋了,母神又會生氣。」

  糾結著臉色看向那露出床底的被子一角,轉過身來拉住對方的衣袍角,「那我們今晚別蓋被子不就行了。」

  鄙視的看了對方一眼「你不蓋被我可要,我要去找拉克西斯(Lachesis)姐姐他們要一條被子,別讓母神之道不就好了,笨蛋。」

  「還不都是你不願意起來害的麻……」小聲嘟嚷,聽見他要去找拉克西斯姐姐,連忙跳下床等待金毛團子起身。

  把枕頭放好,整理凌亂的頭髮緩緩爬下床「你讓我安安靜靜的睡覺沒事了,走吧。」

  「豬才睡這麼久呢……」別過頭去,刻意小跑步走在前方,對自家哥哥這麼慵懶的性子,自己總受不了。

  「你忘了我的神職是什麼了?」跟在塔尼後面,自己的性子應是神職的影響或是本性,總而言之和自己的半身截然不同。

  阿、阿還是好想睡喔。拖著有些沉重的腳步瞇著眼搖搖晃晃的跟在自家弟弟身後。

  「我就沒有死氣沉沉的。」大吼著,轉過身來反駁,但在看見希帕斯搖搖晃晃的身體和那雙迷濛的眼……

  嘆了口氣,走回去扶正他的身體,「睡在路上我可不會管你的。」

  「不會睡在路上的,這點我很有自信。」只是想睡而已,但是在沒有舒適床墊的情況下,還是睡不著的。「我的個性倒是和自己的神職幾乎是一樣的。」

  「母神一定抱錯了,厄里斯都比你更像我,而且我的神職對我們又沒用!」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話般,扶著對方的手凝聚些許暗紫。

  死亡,根本無法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這話被母神知道你就完蛋了,你的神職對你有用的話你還會在這裡嗎?塔尼笨蛋。」

  「嗚……你別告訴母神就好了。」聽了他一席話,又提到了母神,打了個顫,立刻做出噤聲的手勢。

  隨即又覺哪裡不對,反駁道:「你才笨蛋,你全家都笨蛋!」


TBC。

评论
热度(11)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