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機鎧--壹、前奏

  • 原創,首發: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einfo.php?id=191301

 

  • 這邊更新會比冒天那裏慢個兩到三章,第三章已更新於冒天,第三章2500+

  • 以下開始


壹、前奏 


  在二零一二年之後,各個國家之間組成了聯盟的關係,在經歷過一次大災難後的世界上,種族的歧視更加的嚴重,國家之間的聯盟組織為了追求自身的利益,又再一次發起了戰爭。

  二零三零年到二零四五年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毀面性的武器層出不窮,那時死亡人數已經無法去證實,那時的人數無法支撐各個國家自主獨立,而那些人數只能支撐聯盟所需的最低要求。

  二零四六年簽訂了暫時休戰的協議,各聯盟轉而研究AI的開發以及如何延長壽命的議題,和平時代直到二一九七年結束,那之後是新的戰爭時代,只是聯盟之間都默契的停止使用高危險的毀滅武器。

  二二六一到二二七一年是個聯盟之間持續了十年的一次大戰爭,那時候AI和機鎧都加入了此次的戰爭,並且是戰爭中的主力。

  二二七一年,才剛剛結束一場戰爭的武裝聯盟內部發生了派系之間的爭鬥,聯盟軍部分為兩派:鴿派和鷹派。

  鴿派,主張和平希望能和另外兩大聯盟簽訂互不干涉協議,同時在聯盟內部持續的慫恿聯盟停用機鎧和AI人工智慧。

  鷹派,則主張使用武力使他人成服於聯盟之下,由於鷹派是AI和機鎧所組成的,所以對於在機鎧上造詣沒有他們來的強的兩大聯盟並不畏懼。

  二十二世紀末至二十三世紀初期,由於怕破壞星球而不敢使用高危險武器的聯盟各個都展開了對於人體改造的研發,人體機械化的改造短時間內就從動物實驗進展到人體實驗,率先成功的就是武裝聯盟,而人體機械化後的生物被稱做:機鎧。

   但是武裝聯盟也發現了機鎧有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改造過程中容易導致免疫系統病變,即使撐過了改造也無法保證之後會不會發作,並且改造後成為機鎧的人都活不過一百歲,在這個醫學進步的現在來說,一百歲正是壯年中期的時候,同時他們也都失去了生育的能力,所以大多數的機鎧都是棄嬰和戰場的遺族改造而成。

  •  

  「太過分了!」

  一份報紙被剛回到基地的男子甩到大桌上,報紙上巨大的、鮮紅的標題對於鷹派的成員來說很諷刺『十年戰爭結束了,最大功臣是鴿派成員!』。

  「明明鴿派那些渾蛋根本沒有做任何事情!而我們在戰爭中損失了多少的同伴,然後現在勝利都被歸屬給鴿派,上層那些混帳!」黑髮男子絲毫不加掩飾自己的憤怒,未修復完善的左手用力的朝著牆壁敲下,巨大的聲響吵醒了正在沙發上小憩的男人。

 「很可笑不是?最大功臣居然會是鴿派,那麼在戰場上躲在我們這些機鎧身後的是誰?上層大概瞎了眼吧,又或者是鴿派使用的手段太合上層那些老頭子的心了?」被吵醒的男人靠在沙發上露出輕蔑的笑容,並未機械化的左眼清楚的透出對於聯盟上層和鴿派的嘲諷及不滿。

  男人從沙發上起來,未著任何衣物的上身暴露在空氣之中,銀色的、反射著光線,機械化的右手臂格外引人注目,男人用著還屬於人類的左手翻閱著被甩到桌上的報紙,想看看到底今日又寫了些什麼。

  「誰會知道那種事情!我想知道的只有為什麼他們可以對我們的犧牲做到如此視而不見,那些為了聯盟而死去的同伴們,就這樣被帶過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我不甘心!」男子完全無法接受上層所做的決定。

  因為在這場持續了十年的戰爭之中鷹派損失了一半的同伴,而那些死去的同伴們連完整的身體都沒有留下,只是因為上層怕其他聯盟從那些屍體上找出武裝聯盟機械化的弱點。

  現在卻是連聯盟放出的戰死名單中都把屬於機鎧的名字全部抹去,只留下屬於人類的戰死成員名單。

  「菲爾冷靜一點!」抓著菲爾的肩膀,硬逼著他直視自己聽清楚那殘酷的事實「難道你忘了?我們從被製造出來的那一刻起,就只是為他們鋪路的棄子而已,這樣子的結局不是早就明白了!」男人比菲爾多了一些理性,沒有同他那樣子的失控,憤怒卻不曾少過。

   「雷德爾!我知道!」撥開男人的手,他朝他大聲吼叫,遮住自己的眼睛,聲音漸漸低了下來「但是他們這次的行動太過分了,他們真的想要我們在這次戰爭中消失,我們到底做錯了甚麼,我真的不懂阿......」往後靠癱倒在沙發上,手遮著眼睛有水從那緩緩流出,在燈光下格外明顯。

   「也許吧......對於已經厭惡戰爭的人類來說,我們這些戰爭工具的存在從本質來說就是不該出現的瑕疵品,從人類改造出來的瑕疵品。」把報紙揉成一團丟進回收箱,有些嘲諷的說著「雖然那是人類公認的事實,但是他們也不去想想倘若沒有我們這些殺人工具,他們早該在戰爭中死亡。」停了一下,也沒有在意菲爾 有沒有反應,他知道他在聽就好了「老大已經去和他們談判了,這次他們惹火了不該招惹的人,而且諾里也已經失望透頂了。」

  「一定的,諾里他曾經是那麼相信聯盟一定會給大家一個生存空間的,結果得到的卻是被上層抹殺存在的同伴們,這樣的下場誰還能繼續相信他們。」雖然沒有剛剛那麼的激動,但是機械化的雙手緊握在一起時所發出的聲音,顯現出心中的不平靜。

  「真不知道哪裡可以讓我們不受拘束,自由的生存下去。這種受人掌控的日子我已經快要忍受不下去了,明明論實力來說,我們和他們根本就不在同個水平,為什麼要受控於他們?真是令人感到不快。」

  「誰知道呢?說不定死亡才是解脫。」

  「也許吧……。」

 

 

【說不定死亡才是解脫】

 

 

  二二七三年十月下旬。

  一場偷襲使得鷹派和鴿派多年來的積怨爆發。偷襲的一開始由於鷹派正處於例行檢查日戒心的降低,沒有防備到鴿派的偷襲進而損失了部分的成員,但是鷹派個體的強橫讓他們並未損失太大,當下就立刻組織起來反擊鴿派。

  鷹派成員在那場衝突之中損失了不少的成員,餘下的終於脫離聯盟上層的掌控,在另一個地方重新建造了屬於他們的聯盟,雖然是得到了想要的自由,付出的代價卻是許多好夥伴的性命,眾人都有個疑問--這值得嗎?

  二二七四年,一月上旬。

  機械聯盟所屬基地瀰漫著黑色的憂傷,聯盟這天為了一年前犧牲的同伴舉行一場盛大的喪禮,喪禮上沒有人哭泣。

  流淚,是對所做過的事後悔的表現;後悔,是對他們的不認同,希望可以重新來過的表現。如果流淚了、後悔了,那麼該將那些為了自由而犧牲或努力的同伴置於何處?

  「亞蒙,該獻花了。」男人上前輕拍看著窗外遠處代表夥伴們的墓碑發呆的亞蒙。

  「倫特,你說我們這樣做真的值得嗎?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當初夢想脫離政府掌控的那種興奮?」視線離開墓碑轉而低頭看著手上的白花,輕輕地旋轉著花,問著身後的人那個心中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

  「想得到些什麼,勢必要失去一些東西。」倫特的回答和亞蒙的問題毫不相關,但是亞蒙露出輕微的笑容一副『我就知道你會這樣回答』的表情。

  「我等等過去,我想一個人靜一下,等會兒在和他們做最後的道別。」

  「好,那我先過去了。」

   聽著倫特的腳步聲漸漸消失,亞蒙才抬頭看向他離去的那個方向,臉上那輕微的笑容早就消失無蹤,他輕聲的對那方向說聲:對不起。捏扁了手中的話,拿出早已經寫好的信放在桌子上連同那朵花,沒有一絲遲疑地拎起藏在桌子下方的一個陶罐,快速地離開這個房間,朝著和墓地相反方向的地方走去。

  『諾里、菲爾、雷德,真沒有想到在那場戰爭中你們離開了,我們之前不是約好了要一起達成獨立的目標。你們這樣走了,就算我帶領所有人得到自由,又有何用?』

  「真是的,亞蒙那傢伙到底去哪裡了!」祭拜完同伴後久久沒有等到亞蒙到來的倫特發覺不對勁,快步走到剛才的房間卻不見亞蒙身影,倫特這才反應過來,某個人落跑了。「有空的人,現在開始去找我們消失的司令官!」對於不知道去那裡的亞蒙,倫特只好對有空的人下達搜索命令。

  完全不知道因為他離開基地呈現一片混亂的亞蒙獨自來到了小時候常去的一個秘密基地,曾經他們四個在這裡約好了,說是未來成功的話要在一起回來這裡。

  •  

  『老大!狙擊的任務就交給我吧!指揮那種事情只有你做得來,我只會瞄準、射擊,菲爾更不可能接手,畢竟腦力思考可是和菲爾一點關係都沒有』

  『雷德!你說誰和腦力思考沒有關係!』

  『不就是你嗎?』

  『你......!』

  『呵呵,他們又開始了,指揮這事亞蒙你就接手吧,我輔助你就好了,掌握大局很麻煩的說。』

  『你怕麻煩的個性不能改一下嗎?』

  『難喔。對了,如果之後成功了我們四個在一起回來這慶祝一番。』

  『恩。』

  •  

   「還是找不到嗎?」倫特詢問向他報告的兵官,得到的回應還是一樣「是嘛,他果然離開了,早知道就不該放她一個人的。告訴底下的人搜索取消,如果他離開我大概知道他去了哪裡。」倫特揮手讓面前的人離開,亞蒙的行蹤他心中大概有個底,他打算過些時間在去抓他回來,就先讓那個失去摯友的人靜一下好了。

  二二八零年,機械聯盟成立的七年後,在各方面都已經穩定下來了,當初被抓回去的亞蒙也終於把身上的擔子交接給倫特後離開聯盟,似乎是想要完成摯友想要去各地旅行的遺願而離開。

  二二八零到二三零零年間短暫而脆弱的和平在世界上最龐大的三大聯盟各自爆發出人體實驗的醜聞後瓦解,戰爭又將降臨到這個陸上,而接下來的戰爭是唯一沒有留下大量紀錄的戰爭,因為它的結束太過於意外。

  二二八一年,亞蒙遭到暗殺,暗殺他的是武裝聯盟的新型機鎧,只有執行命令功能的機鎧模樣和亞蒙過去的摯友--諾里,一模一樣。

  同年,機械聯盟發出參戰宣言。


评论
热度(4)

© 午夜時分 | Powered by LOFTER